•                                    07,2010.France。 par Miu1.

    再次路过学校的葡萄园时,已经是将近九月,青涩的葡萄全部变成紫黑色的一串串藏在绿色蔓藤下。有阳光撒下来的葡萄园旁边载了好些苹果树,前几天再路过时候,草地上也掉了许多青绿的小苹果。时间好似在游乐园里玩最热门的过山车,排队等了一两个钟,上车到下车不过几分钟。葡萄未成熟时候,我在法国蜗居着,忙考试,忙申请专业。忙七七八八的事情,等到葡萄成熟了,我又回来蜗居,忙专业,忙长居,还是那些七七八八的事情。

    而在这期间,A小姐去了尼斯去了摩纳哥去了XXX,B小姐很早就打道回府度漫长暑假,C先生依旧在法国呆着完成毕业答辩见朋友开心过夏天。只有我一个人,闷闷不乐地去暴走了两日巴黎,然后赶在七月末班回了家。在巴黎的时光里,天空始终是阴沉的,虽然偶尔有阳光,也总是照不进眼睛里。无论是在卢浮宫里一个人兜兜转转找木乃伊,还是累了的时候坐在杜勒丽花园的喷水池旁啃热狗喂鸽子,还是沿着塞纳河旁散步,都是无比惬意却又失落的行程。尤其是站在奥赛美术馆前广场上排队的时候,孤零零的影子总是跟在身后,街边有音乐人在演奏欢快的乐曲,反而更衬托出自己要回家的急切和对等待结果的不耐烦。

    等到结果终于出来开学了,却又开始不自信,能否由一无所有的状态转换成信心满满完成这一年未知旅程的状态,这个在不会西语不会罗马史不会拉丁文不懂这不懂那的环境里俨然成为最严重的一个问题。

    知道自己并不是一个心头有个勇字的人,也不善于坚持,作为最有耐性星座的代表,显然是失职了。但是还是想就其一年来拼一拼,按照自己努力的方向,即使是温书温到眼泪砸到肚子里,查资料查到天昏地暗,也不再想成为那个一直逃避的人。既然选择了,就不要一直想退路是那么容易说出来的一句话,却在手心里心头上窝了那么久才能做到。小时候读故事,会知道壁虎的尾巴遇到危险情况时候会自动脱落,以保护自己,而这一次,至少让我做一只捡起尾巴的壁虎,面对那个想逃跑的自己,大声说声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