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没来法国之前一直在追的日剧不外乎热血类青春类纯粹沦为颜饭的HC类等等等,从来就追不了多严肃话题的剧集,就好比看大河剧,也只能看几集然后就抽风地放弃了。到底头脑简单还是有益处,如果无论何时都处于高负荷运转状态想七想八,虽然也不至于爆发爆炸,也会一下子转进某个黑暗尽头一时半会逃脱不出来。而这样的黑洞,却时常出现在生活里,仿佛简单头脑这样肤浅的理由不足够拿来掩盖更加空洞的EQ现状。好比一大早早起却被人放了鸽子,好比去找人打球那人却还在睡觉,好比万里无云的好天气里一个人呆在晒不到丝毫阳光的房间里。

    会喜欢去做测试,各种各样的测试,心理的占了大多数,其中不乏你是理智型还是感性型,你是用左脑还是用右脑,而这样的题目看多了无疑和“你是会好运到天上掉金币还是霉运到出门踩狗屎”这样玄乎的题目是一样的原理。小的时候喜欢一项测试做出不同结果,或者可以预测出哪些选项导致那个结果时候已经乏味了。而人总是有好奇心,这样那样剖析完别人却看不清自己的样子,他人的案例看多了反而对照着自己在镜子里的影像开始质疑起来,那个模糊的是你还是那个清晰得连粗大毛孔都可以看见的是你,还是两者都不是,其实你是潜藏在上升天蝎里的一只怪兽。而若是怪兽,你希望长什么样子的犄角或者什么颜色的眼珠?问多了其实连自己都知道最初答案是不可能,却仍然拿来自我安慰。好比其实“有奇迹,不过不会发生在你身上”又好比“姐姐,你来这么迟,是不会出现戏剧情节的”这样的现实存在着,就永远不可能在迷雾里突然就见到阳光。当然不排除有好运人存在,只不过从来不是我。

    习惯消失的日子里和俺娘讲话也逐渐减少,代沟好像出现得有些迟,却依旧威力无比无人能敌。那么现实的问题如果出现在另外一个人身上,其实看起来不难理解即使是朝夕相处的人,也还是不能完全揣摩到对方的想法。对于那些世界上的另一个我完全嗤之以鼻态度的临摹,也真实出现在每一个细节翻滚和重复的时刻。

    假期开端被法国铁路大罢工影响,于是Seigio小盆友的生日不能回家过,大家去超市匆忙买了酒果汁奶酪薯片什么的零食,Beker还捏了寿司(非常神奇的法国人版本寿司!)在肥贵人房间说话聊天吃东西看电视。从下午放学后一直聊去深夜,傍晚时分天空边际出现魔幻时刻那一瞬间,有风吹过房间,窗外有非洲兄弟们大声唱歌,大家都讲些空洞却好玩的笑话来消耗这个看似弱到了极点的假期开头,这样的气氛却是亲切自然的。直至深夜收拾了东西后回房间倒床而睡的安稳,总算也是开了个假期的好头,即使接下来有计划被打乱秩序全改变这样的假期第一天出现,也至少算是不幸运前的安谧。

    在The Private Lives of Pippa Lee里,Pippa这样说:

    I don't konw how the rest of my story will go. I don't konw where i'll be in it.

    All i know is i feel like this is just the beginning .

    这部电影里一个好看的场景是Keanu Reeves站在落满樱花花瓣的车前等Pippa。对,那辆落满花瓣的车在黑夜雨景里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