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Jan,2010。药丸。France。

    恍然之间已经过去一个月,刚放假圣诞期间并没熬夜的赶稿期仿佛被一笔不高稿费所代替,而即将在几小时后开始的新学期在计划周末好好看下书却拿来通宵看了电影衬托下又显得格外底气不足。始终安慰自己道明天再重新开始的借口一直是个好的开脱方式,却不是一个好的开头。

    照片那天走了很多路去体检去办长居拿长居去购物,然后再精疲力尽地提了沉重的水果和酸奶,衣服慢慢挪回宿舍。有时候回想为什么这些微不足道的情景都能够记得一清二楚,大概是因为实在并没有其他所谓惊心动魄或者激动人心的记忆,如果离命案现场一步之遥而后知后觉也算得上的话。照片上的水滴都已经好似提点我要省略话语去做事,六个圆点,却大抵不够产生动力。于是洗了衣服的午后又赖在电脑前看《遮蔽的天空》,撒哈拉景色真美,人情转换却真荒凉。

    这个月的聊天重点体现在和闺蜜停留在探讨法语真恶心以及怎样继续和法国人战斗,和表姐探讨他怎样才能做到银行头牌请我喝酒,和阿婶探讨日本青春无码主役不美型的剧情长篇,和我娘探讨东方料理西方料理到底2012年春节可否回家过。

    有的时候停下来是为了整理好再继续上路,有的时候是干脆就不走了。而现在有些恍惚的处于两难选择的那个自己,究竟是应该怎样走下去,也不免有些犯迷糊。所幸一直有股宅族的热血,却抱着空有的理想前进。但愿被云遮蔽着的天,下过一场雨后,云散开,自然会看到走出撒哈拉那条路。

    然而这些话语,无论是KUSO也好,有道理没道理也好,总是会在行动面前显得一无是处。所以接下来的二月,到底是怎么的计划,并不能以顺其自然就代替了。该怎么走出撒哈拉,也只是时间问题,只是别像Debra Winger一样做了压寨夫人留在撒哈拉就好了。不过话说回来,DW第一眼见帮主时,帮主眼睛真漂亮啊!!!!! 囧

    PS:Bernardo Bertolucci,你个恋胸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