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去年的最后一天是在广州,那个其实已经消失的小山坡上,并不知道准确时间的我们倒数了两次。风很大,冻得大家都有点发抖的嫌疑,然后拿并不HIGH的歌来蹦蹦跳跳,还有手拉手转圈。看不见很多人的脸孔但是知道大家依然在,说出个名字都可以了解的那种很舒心的感觉。 前年的最后一天,那前夕在做自己的一个小杂志的第二期,现在大概没多少人记得了的。然后大概在家熬考试。 今年的最后一天,是在想也想不到的法国,却是依旧过着和之前相差无几的宅女生活。2010年的第一天离现在还有一个多小时。多谢MIKA的BBC New Year's Eve 。躺在床上暖气旁,一边等T恤慢干,一边听MIKA好听的声音。虽然间接有连不上的几秒插曲出现,还是听到了大部分MIKA作为DJ放的歌,其中有一首,里面有句词:This would be a year of real things。也不知道听得真不真切,大概意思也就这样了。 赶完稿的隔天夜晚,看电影看得昏天暗地的时候,决定做个鬼话连篇的学习规划,从新年的第一天开始,而09年最后两天是试行阶段。很遗憾,试行阶段均告失败。所以到底是缓冲还是新的开始,自己也有点迷惑。好在今晚想明白,有什么所谓,准备好了,时间并不是唯一标准。好像终于从超市空出手买了红酒回来发现没有开瓶器的下午,试验各种方法以及去隔壁左右借开瓶器发现宿舍比自己想象中空荡,在看“暗战”的第20分钟,还是自己肢解了木塞,然后成功在看完电影前喝到酒。隐约记得有年圣诞也是一个人喝酒看电影过的。电影是“不夜城”。而今年圣诞,无外在无比匆忙的赶稿过程中就悄悄溜过了。 This would be a year of real things。我希望无论是不切实际的愿望,例如“二叔,请带着你的新裂嘴造型早2010年的SAW VII里继续出现吧”,还是明年学业一切顺利,开始一个人的旅行也好,在结尾时候都希望自己能够再坚持一会儿,就能看到希望。MIKA这个时候说了再见,GOOD LUCK。希望2010年,可以去看MIKA演唱会!这大概也算是个小愿望。 而更深的是,希望自己可以真正独立起来,并不是只有独立的样子,有颗新的心去面对真实发生的一切,和看起来虚幻的2010年。